噢百万彩票头数分布走势图
分类:双色球 热度:

到了,由她引着往锦绣阁去。虽然这些日子祯娘都在盛国公府附读上学,但是除了学堂和几个伙伴的小院,其余地方踏足地极少,这锦绣阁也是第一回进来。
  不过锦绣阁有好大名头,说是金陵园林静园说第一,静园景色锦绣阁最佳。今日过来看果然不叫人失望,此处阁楼临水建立,虽然也是雕梁画栋,但是精华却在外头——花草树木宛如野生,直像入了山林般尽得野趣。但其实不是,而是由人工细细引导而成,所以才能真的‘恰到好处’,不然真是山林里哪能真这般处处都好?
玉浣不说这些,反而赞叹道:“你娘真是通达的一个!我们在家就是跟着学些中馈上的事情,也只是打理后宅钱粮和自己的嫁妆。说是打理自己嫁妆,也就是让管事的看着,定时回报,以及年底看账罢了。却没想到你已经到了自己会经营的地步了!”
  祯娘不知道,自己这一个小事还会引来大家越发对她没了芥蒂。当初她初初来,姐妹们爱她人品气度,并不把她出身放在身上。但是今日提起,反倒让大家想清楚:凭她是嫦娥托生了,因着家世的拖累,早早开始学的就是经营生意了!是了,祯娘这般的好女子,最后也难说前程。就是这样,竟生出了怜惜。
  她们就开席在似乎天然形成的花藤架下,耳闻丝竹之声,品味佳肴之美,谈天说地,十分开心。
  为了让玉浣过好这个生日,小王氏特意自己也不出来,就怕小辈们因此拘束了。所以一大伙人,都是些小姑娘,竟然要自己点起戏来,要知这往常都是长辈和客人们才能的!一时之间兴致高涨。
  她们到不推让非要谁来先点,只是商量道:“咱们往常看戏有一样不好,你点一出,我点一出,竟然没个凑出整场的。这算什么,这里零星看一点,刚有点趣味,就换了戏。等到下一回又不定叫这一出戏了。咱们又不像外头的,自可以去园子里看戏。不若这一回咱们就商议起来,只看一个,但要演出一整场,看个过瘾!”
  这话听了人人称是——即使祯娘自己是可以去戏园子里看戏的,并不在她们一列。但是她又不傻,这时候说出来做什么,大家一块儿兴致勃勃地选戏就是了么!
  当日可谓是尽情欢乐,不只是在锦绣阁玩乐。后头还在小王氏的关照下给把家里画舫收拾出来,在水上玩了一回。
  快乐高兴是真,但事情也不只是这些。祯娘虽然不是个人情上厉害的,可是她本性聪明。今日玉滟有两回说话不妥——一回还可说是不经心,两回呢?
  还好她不是在大家都在的时候说,说的时候是三三两两散开。‘到底和咱们不一样’是一句,‘这一回却没见她像以前一般大方推辞了’也是一句。
  祯娘以前只觉得这些女孩子都是极好,外头难见。不只是生的如何,更重要的是气度。譬如各房女孩,其实地位千差万别,可从没为这个红过脸,有过尴尬。但是今日玉滟的两句话让她一阵恍惚——原来这还是人间,总归就会有不平,有怨憎会。这和她们平时依旧亲如姐妹,不不,就是姐妹,并没有矛盾。


第27章 
  天气渐暖,祯娘也为了火柴生意真正忙碌起来。这倒是和学堂里各个姐妹因着春困越发惫懒了是两个样子。玉淳自祯娘身边看,一扫过去还不知她奋书疾笔些什么,看了一会儿才明白是些和生意有关的。只是知道是知道了,真要看出一二三却不能。
  不懂就要问,玉淳就是最直率的一个,等到祯娘略住了笔就问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的,看着倒是晓得意思了,但许多不明白。你是替家里谋划生意不成?忒能干了罢!”
  祯娘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能说的,就直截了当道:“是这般,也不是什么家里生意,是我自己的一个想头。我娘给我支钱,也不多,当时练练手罢了。”
  ‘练练手’,大家心里默念了几句,这才想起祯娘家是做什么营生的。所以说这是祯娘将来也要做这营生,如今这是熟悉呢!这不是大家疏忽,而是祯娘样子哪里能让她们记起她是出生新荣商人之家,全没那些人家子女的不好,竟是极是不俗的一个。
  有几个,譬如玉涓已经拍手道:“这可少了月芝一个,她是家去了,不然见着你做这个不晓得该有多好奇!她是最爱这些的了,地理山川、贩卖经商,其中的道理她都想追究。你这是要把一个生意一点一滴做起来,你说她敢不敢兴趣。”
  
  玉淑叹了一口气,转而道:“怪道你最近是这样忙了,今日留你一同放风筝也不来,还以为你有什么事儿,原来是这个。罢了,还说要罚你,既然是正事,就免了你罢!”
  祯娘也是一笑,让红豆把火柴拿出来——这一回的火柴盒子都是用的很好的,是祯娘自己挑的,就是为了送人。只与她们道:“这就是我这生意了,别的都不做,只做这个,外头还没有,先给你们分一分。等到到处都有了,也就没意思了。”
  姐妹们好奇地翻看,祯娘示意了一下,她们立刻知道该怎么使用了。才划着了一根,祯娘就道:“回去后让丫鬟收起来罢,虽然这个是稳妥的很的。”
  玉湲眼睛亮闪闪地道:“这不是‘点灯儿’?我之前见人用过一回,但那个倒是比你这个大的多了。不过做的小些,我倒是觉得好用一些了。我记得‘点灯儿’是极危险的。若不细细放好,自己会燃起来呢!”
  祯娘摇摇头道:“点灯儿如今可卖不出去,就是赚钱也是一点子,再不轻松的。这个我家给取名火柴,是家里匠作研制的,不像点灯儿,不好就烧起来了。非得在这盒子侧面涂红的地方划才能着,安稳又妥当。而且价儿比点灯儿低得多了,就是普通人家也能日常使用。”
  在场的女孩子都是聪明的,也没有不通俗务之人。只是祯娘一说,就是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,也晓得这是一桩极好的生意。这样的民生用品,只要价格合适,没有不走俏的道理——它的对手是火镰、火折子这样的,只要用过就知道方便上的差别,可以说的天壤之别了。
  大家赞了一回,这才散了。祯娘就家去,继续完善自己经营火柴生意的计划,只是为了这计划,她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。日日也不再公府里逗留,以至于错过了公府里的一出好戏——就是红豆她们也因为跟着她同进同出,错过了这消息。
  说起来这件事情居然是顾周氏让祯娘晓得的。按说不该是这样的,哪里有做母亲的与女儿说人家后宅里的是非!其实不是的,顾周氏哪里有闲心同女儿说是非。她这是正正经经在教导祯娘呢!说过话,祯娘已经十三岁了,有些事情也该知道了。
  譬如这后宅里的事情。按着顾周氏心里的盘算,祯娘就是嫁不得那些豪门贵胄、南北豪商,那也不能是一些小门小户。差不多的人家,后宅也不会是自家这样子,应该让她有些底儿。
  原先还在愁,祯娘的性子可不是你说了什么就会算什么,非得她亲眼所见有所感悟才成。自家这个样子,拿什么和她说?正好这一回来了金陵,盛国公府几乎是日日进出,这里头的事情哪怕不是亲身经历一回,身处其中感受也不同了。
  不过到底不是和祯娘说是非的意思,其中一些闲言碎语就不多说了,只把事情平铺直叙而来。
  顾周氏是正好去盛国公府请安,才晓得的——请过安后她又去访了一些当初做姑娘的时候处过的朋友,大都是一些一个屋子里头的小姊妹。若是这些女孩子没有放出去,没有随着夫婿离开金陵办别的差事,那自然还是在府里。实际上,顾周氏之前就一直没有与这些闺蜜失了联系,来了金陵后就更不说,这不过是一次日常都有的拜访。
  这些曾经的手帕交喝酒吃菜说闲话,就说道:“那位何姑娘,一开始只以为是个聪明人。二奶奶手段算是不错的了,偏生她能在二奶奶眼皮子底下一点都不惊动地狗上二爷,后又不声不响地有了身孕。这不是不小心筹划心思缜密可以成的。再有一样。院子里那许多丫鬟,她的姿色哪里算拔尖?这样却勾上二爷,也是本事呀!”
  “
  小王氏开始并不在意,毕竟她是厌恶何姑娘来的,可是这时候何姑娘百般讨好,她虽不会因此就喜欢她,但也不会因着本身厌恶她就觉得她无论做什么都讨厌。其实说起来也只一句话,不是太将她放在眼里罢了。
  或许在别家会有当家太太格外忌惮一些有了身孕,且年轻得宠的妾室。若是这样,那一定是自己没得儿子,或者儿子太差了,彻底别庶子压在了头上。但是说到底,小王氏依旧觉得这是当家太太自己立不起来!
  那些没得礼节,当家太太主母尊严立不起来的人家就不用说了。除此之外,任何地方,都没得主母忌惮妾室的道理。没得儿子?除非是妾室也没得儿子,因为儿子只能叫妾室做姨娘,真正的母亲正是正室,到时候从小养在自己膝下,怕什么呢?
  儿子太差了?这就更不是什么了,只要不是那等与父母来讨债的,就是天资之类差些也不算什么。天然的礼法站在他这一边,大家族怎样给家里的儿女分配财产从来不是随着家长喜爱,或者是‘贤能’,要知道这可太难说了。只有完完全全的可观有理才行,嫡庶长幼就是了。
但后头又觉得是个蠢的,难道认不清自己的位置?她是什么人?连个姨娘都不是呢,就敢在二奶奶面前现眼。二奶奶就是个蠢的,只凭着主母身份就足够让她吃够苦头。何况二奶奶本就是个心思通透的,之后几月她不是知道,当家奶奶不能惹。好在似乎不是那等死不悔改的,竟然让她扭转过来了。”
  原来那一回小王氏让何姑娘吃了苦头后,何姑娘立刻改了作风。在小王氏面前格外恭顺——这也不奇怪,与她同住的珍珠和翠儿,以及小王氏院子里的人都觉得她是学乖了。毕竟跌了那样一个大跟头,也该知道这后宅是谁做主了,这时候讨好小王氏真是合情合理。
  总之这之后何姑娘只管恭恭敬敬小心谨慎,几月下来小王氏依旧不咸不淡,一时看不出变化,倒是安应柏安二爷倒是先不同了。他只觉得这个侍女原本是不识抬举,居然敢那般猜测当家主母,非得让她知道些厉害,于是再不去看她。
  后来几次三番就只是听说她对着小王氏格外恭敬了——安应柏在心里是格外得意的,点点头,以为是这个原本有些心思不对妾室明白了该如何做事了。因此渐渐地也开始去她那边,也是为了看看未出世的孩子,和安抚孩子母亲。若是孩儿的母亲一直担惊受怕,只怕对孩儿也不好,安应柏就是这般想的。
  这眼见得就是何姑娘要重新得宠了,顾周氏道:“只是她最后又错了一回!这时候正是加倍小心听话的时候,她怎会有了那般念头?虽说是隐晦的,但是有谁不是人精,都知道呢!她是针对了小王奶奶一回!”
  后果也很惨淡就是了,小王氏虽不至于勃然大怒之类,但是冷笑之后就再不让何姑娘出门,只让她在自己厢房里‘静养’。原话是‘竟然常常为了别的的事情劳心费神,也不怕伤了盛国公府的血脉,今日起你就只在屋子里静养’。
  这就至少要在屋子里关到生产时候,顾周氏毫无怜悯,只道:“二爷晓得了也只是问了一句为什么,得来小王奶奶一句‘她不恭敬’,这就再也无话。因此要记着,将来你若是嫁人,最要紧的就是自己立起来。一般人家谁会为了一个妾室和正房为难,若是真有,那就直接和离,这样的人家,早早脱开才是好!”


第28章 
  祯娘听过顾周氏的有感而发, 本是不想说什么的,只是顾周氏正殷切看着她, 她只得清了清嗓子道:“母亲有什么可担忧的?我的性子我的行事, 母亲就是最清楚不过的, 我再不是那些任人搓扁肉圆的, 只怕我还太过于刚强了。”
  说到这里,祯娘疑惑道:“娘前头又说过,咱们女子不可太自强自立, 刚强就更不要说了。不是说无论自己再厉害,自己总不能超过丈夫?一人的本事从来可以让人敬佩, 只除了超过自己丈夫的时候?”
  顾周氏这时候循循善诱道:“所以是不是超过了那个度量就十分讲究了,到时候一定自己谨慎。”
  祯娘皱了皱眉头, 她非常不喜欢这样的说辞,甚至可以说是讨厌了。这是不对的,她想直截了当地说。于她看来, 有本事就是有本事, 怎样的行事作风, 刚强些为什么又要收敛——一切都是为了‘丈夫’么, 这又怎么可以!她是不会这样的, 她原本是什么样子,到时候也只会是什么样子!为什么女子就非要把自己变成别的样子不可。
  她对这个话题没什么耐心,但是想到母亲只不过是为了她仔细考虑, 又不能说了于是道:“这些也没什么可说的了,到时候再说。娘说的话, 刚强自立还有些意思,其余的我不喜欢,竟然是把自己当作了一个物件的意思。”
  顾周氏听到这里才知自己说错了一样,祯娘就是变得软和些了,也不到那样。其实她的意思并不是说要祯娘如何变化自己,她还舍不得祯娘受委屈呢!不过是话说到这里,想要祯娘明白,对待丈夫不是对待别人,其中分寸微妙。
  祯娘此时是不愿意听的了,顾周氏也不再说了,只得等下一次再说。她顺着祯娘,不再言语,只听祯娘说起之前‘火柴’生意的事情:“一千五百银子已经差不多都花出去了,在麻油巷子那边买了一个宽敞
上一篇:噢百万香港49码走势图 下一篇:河南福利彩票领导召开会议,检查大奖,并讨论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